云锦
  云锦一词来历
  “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这是明末诗人吴梅村赞美云锦的诗句(但诗中的“云锦”不是指一块布,它不作名词)。其实,明代时并没有云锦这个词,当时进入皇家的缎子称库锦、库缎和妆花。而云锦一词,来源于清代道光年间的苏州“云锦织所”,最早的文字记载则是出自于民国南京的《工商半月刊》。由于其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的瑰丽,“云锦”一词才开始流传。
  云锦的总体介绍:
  南京云锦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是南京传统的提花丝织工艺品,是南京工艺“三宝”之首,至今已有1580年历史。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 (与苏州缂丝并誉为 “二大名锦”)。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而南京云锦则集历代织绵工艺艺术之大成,位于中国古代四大名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品贡品,因其丰富的文化和科技内涵,被专家称作是中国古代织锦工艺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公认为“东方瑰宝”、“中华一绝”,亦是中华民族和全世界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
  云锦的发展历史:
  云锦业在元代就有一定规模。元代云锦的生产主要是在官办织造机构的主持、管理下进行的。自汉代以来,历代封建王朝为了满足宫廷和官吏的消费需要,均设有专门的织造场院。南朝宋在建康(南京)设置过为封建朝廷消费服务的御用“锦署”;元、明、清三代王朝又先后在这里设立过“以官领之、以授匠作”的官立织造机构。元代在南京设立的官办织造机构名叫东织染局、西织染局。          
  明代的织造机构更为繁多,有地方和中央之分,统治阶级对于锦缎的需求越来越高,从而推动了民间织锦技术的发展。在明代,南京的织锦以质地厚、花头大,配色对比强烈,被喻为美如云霞的“云锦”,此时明代的丝织最具特色的就是“妆花织物”,它是南京丝织艺人的重大创造和重要贡献。
  清代的江宁织局,是织造御用锦缎的主要生产部门。在此期间,民间的织锦技术得到了更广泛的发展,康熙时期多仿宋代的规矩锦,技艺成就很高,金线细如发丝。雍正时期重配色,构图秀丽,配色温雅,在传统锦缎中自成一格。乾隆时期喜仿汉、唐锦式,并开始吸收西洋的花式和织法,促进了锦缎花式的变化。
  民国时期云锦业曾一度衰落,1921至1931年期间,曾创造了一些结合时代生活的使用新产品,多受海外侨胞的喜爱。1937年,云锦事业更是经受打击,在敌人的统治下根本无力恢复生产,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才有“中兴源丝织厂”只开织机4台少量生产一些库缎和妆金库缎,专销给一些来华观光的外国人。
  新中国成立后,濒临待毙境地的南京云锦犹如枯木逢春,再次获得新生。为了使这一古老的民族传统艺术在新社会得到继承和发展,半个世纪以来,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亲切关怀下,南京市云锦研究所人做了大量细致而艰苦的挖掘、整理、研究、创新等工作,终于使南京云锦恢复了勃勃生机,又成为饮誉国际艺坛的奇葩。今天,南京人既为有这一民族艺术绝技而自豪,更为它得到继承、创新和发展,并能在新世纪的百花园中绽蕾待放而感到欣慰。
  云锦的独特之处:
  妆花类织物是代表云锦技艺特色和风格的品种,图案布局严谨庄重,纹样造型简练概括,多为大型饱满花纹作四方连续排列,亦有彻幅通匹为一单独、适合纹样的大型妆花织物(如明、清时龙袍、炕褥毯垫等)用色浓艳对比,常以金线勾边或金、银线装饰花纹,经白色相间或色晕过渡,以纬管小梭挖花装彩,织品典丽浑厚,金彩辉映,是云锦区别于蜀锦、宋锦等其他织锦的重要特点。
  云锦申遗成功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1年,南京云锦正式申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名次排于古琴之后。2006年5月20日,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8日,江苏省金文云锦名人工作室获得国家文化部颁布的首届文化遗产日奖。2009年9月30日晚,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传来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会议决定:中国南京云锦织造技艺成功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云锦的独特工艺
  云锦的诞生应归功苏州的缂丝,它实际是苏州缂丝衍生出来的附属品。南京云锦工艺独特,用老式的提花木机织造,必须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两个人一天只能生产5-6厘米,这种工艺至今仍无法用机器替代。云锦主要特点是逐花异色,通经断纬,挖花盘织,从云锦的不同角度观察,绣品上花卉的色彩是不同的。由于被用于皇家服饰,所以云锦在织造中往往用料考究、不惜工本、精益求精。云锦喜用金线、银线、铜线及长丝、绢丝,各种鸟兽羽毛等来织造云锦,比如皇家云锦绣品上的绿色是用孔雀羽毛织就的,每个云锦的纹样都有其特定的含义。如果要织一幅78厘米宽的锦缎,在它的织面上就有14000根丝线,所有花朵图案的组成就要在这14000 根线上穿梭,从确立丝线的经纬线到最后织造,整个过程如同给计算机编程一样复杂而艰苦。
  南京云锦,技艺精绝,文化艺术蕴义博大精深。色彩艳丽,晕色和谐,民族纹样,奇异变幻,自然天成。它具有鲜明的中国吉祥文化的深厚底蕴。皇帝御用龙袍上的正座团龙、行龙、降龙形态,代表“天子”、“帝王”神化权力的象征性。与此相配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的十二章纹,均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统领四方,至高无上”的皇权的象征性。祥禽、瑞兽、如意云霞的仿真写实和写意相结合的纹饰,以及纹样的“象形、谐音、喻意、假借”等文化艺术造型的吉祥寓意纹样、组合图案等也无一例外。云锦的纹样图案,表达了中国吉祥文化的核心主题的设计思想是:“权、福、禄、寿、喜、财”六字要素,表达了人们祈求幸福与热情向往。这就是南京云锦纹样服饰不但具有珍稀瑰宝、昂贵的历史文物价值,而且它亦是雅俗共赏、典藏吉祥如意的民族文化象征。
  南京云锦是用长五点六米,宽一点四米,高四米的传统大花楼木织机,由拽花工和织手两人相互配合手工操作织造出来的。织机由一九二四个机件组成,“拽花工”坐在织机上层,负责提升经线,“织手”坐在机下,负责织纬,妆金敷彩。每天产量约为五公分,所以弥足珍贵。最近南京云锦研究所刚研制出的新夏装,一件衣服只有49.5克,一两都不到。南京云锦可以在一个服装层面上表现绢、绸、罗、缎、纱,可以将金、银、孔雀羽织进,这些都是别的服装面料无法做到的。南京云锦配色多达十八种,运用 “色晕”层层推出主花,富丽典雅、质地坚实、花纹浑厚优美、色彩浓艳庄重,大量使用金线,形成金碧辉煌的独特风格。由于云锦长期用于专织皇室龙袍冕服,在织造中往往不惜工本,故而形成了云锦的图案丰富多彩,花形硕大,造型优美,设色浓艳大胆,尤以用金为其特色,配色自由,色彩变化多样的特点,使云锦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木机妆花手工织造工艺便是这一特定条件下形成的集中体现云锦织造成就的唯一遗存。尤其是以“妆金,妆彩,妆孔雀羽”的“三妆”为特色的皇家用品,它的特殊浮雕镶嵌式的立体效果,反映了民族特有的文化审美追求,体现了科技与美学的交融。南京云锦的文化和艺术风格可以归纳为:整体艺术造型设计的靓美,彰显晕色和谐的艳美,织造技术创新原理的精美,吉祥寓意纹样图案的奇美。她的风格流派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云锦的主要用途
  南京云锦在元、明、清王朝皇室御用龙袍、冕服,官吏士大夫阶层的贵妇衣装,以及民间宗室,喜庆、婚礼服饰等应用的范畴里,它是最华贵、最精美的工艺美术品之一。它汇集了以丝质(材料、组织)肌理美、色彩和谐美、纹样情愫美的装饰美化特征,以“质与纹”、“巧与艺”、“意与象”三者结合的内容与形式,达到科技与文艺,两者完善统一的形态美感。从云锦品种繁多,所表达的审美艺术观念的实质来看,它可以归纳为三种美的形式:即宫廷王室之美,是追求昂贵奢侈性的雍容华贵之美;士大夫、宗主儒生之美,是显示抒情雅洁之美;民间喜庆礼仪之美,是实用与华丽结合的纯真民风之美。因此,云锦妆花所特有的仪表装饰美,都能适应于人们对审美情愫性的高雅艺术价值的享用。这就是云锦作品真、善、美统一的艺术风格,它代表着民族服饰文化的时尚性和民俗性,亦是具有世界性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的佐证。
  云锦重现时尚舞台
  在NE.TIGER2009 高级定制华服发布会上,云锦又一次得到了新的展示机会,让这个古老的技艺再次完美的呈现在人们眼前。最令人感动的一幕发生在谢幕时分:总设计师张志峰先生携手两位古稀老人微笑出场,一位是曾为皇家制作龙袍的缂丝世家之第五代传人王嘉良,另一位是将几近失传的本缂丝工艺复兴的缂丝大师王玉祥。正是在这两位“国宝级人物”亲自领衔下,制作完成2009NE.TIGER华服系列的最为华彩的缂丝工艺部分。

 
 

深蓝色云锦披肩-花团锦簇
¥525275

大红色云锦披肩-花团锦簇
¥525275

云锦围巾-宝蓝祥龙
¥315172

云锦围巾-大红富贵花
¥315172

云锦领带-深蓝色祥龙甲骨文
¥220122

100%桑蚕丝精品云锦领带-藏蓝色祥龙牡丹
¥499258

100%桑蚕丝精品云锦领带-深红色回形纹
¥499258

云锦领带-深蓝色汉龙祥云
¥220122